诸葛计划

溺水、贩卖毒品、辅导班里被猥亵……三明中院

2019-10-10 17:17    作者:诸葛计划

  原标题:溺水、贩卖毒品、辅导班里被猥亵……三明中院发布中小学生暑期安全警示案例

  暑假是属于学生们的快乐假期,孩子们往往一到暑假,便激动地开启了“欢乐模式”。然而,每年暑假都是中小学生安全事故高发期。学生暑期安全问题是家庭、学校和全社会都必须重视的问题,大家应共同努力为孩子的安全保驾护航。近年来,三明两级法院审结的涉中小学生暑期安全案件主要包括交通安全、溺水、游乐场事故、利用互联网犯罪、辅导班隐患等类型。学生暑期安全案件具有涉案学生低龄化、责任主体多元化、损害后果严重化等特点。为了让孩子们能度过一个安全的假期,下面发布七起我市发生的中小学生暑期安全警示案例,希望能引起广大学生、家长及社会各界的关注。

  陈某某(七周岁)的家地处市中心某小区,小区附近有一百货商场,商场门口有一游乐场,由戴某某承包经营。某日,陈某某的母亲张某带陈某某到游乐场,交由戴某某后,独自离开前去百货逛街。这时,吴某某(未满二周岁)在阿姨温某某的携带下,也来到戴某某经营的游乐场所玩耍。不久,阿姨温某某因事离开片刻,吴某某即被在游乐场内奔跑的陈某某撞倒在地。吴某某受伤后,即被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左侧肱骨髁上骨折。后经司法鉴定,吴某某的伤情构成一处十级伤残。因协商赔偿事宜未果,吴某某的父母将陈某某及其父母,以及游乐场经营者戴某某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各项损失10万余元。

  随着生活条件和水平的提高,很多儿童游乐场所应运而生,受大广大未成年人及家长的青睐,尤其在节假日期间,更是人满为患,随之而来的是,孩子在游乐场玩耍受伤的事件时有发生。近年来,因孩子在游乐场受伤而发生的诉讼案件有上升趋势。孩子受伤的原因主要有场地设施不合格、自己不小心、孩子间打架碰撞等。在审理该类赔偿纠纷案件时,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甄别侵权人、监护人、游乐场经营者等各方的责任。侵权人承担主要责任的情况下,受害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尽监护职责、游乐场经营者未尽安全保障义务的均应承担相应责任。本案中,吴某某就是在玩耍过程中因孩子间的碰撞导致受伤。吴某某受伤时不满两周岁,还属于幼童,陈某某也仅七周岁,而他们的监护人事发时却均不在场,且工作人员也没有对陈某某的奔跑行为及时阻止,最终造成了吴某某骨折落下伤残的严重后果。

  孩子的健康是无法用金钱来替换的,在此提醒广大家长们:一要带孩子去正规经营的游乐场所;二要选择适合孩子年龄的游乐场所;三要教会孩子规则意识,提高自我保护能力;四要尽好监护职责,让孩子在自己视线范围内活动。此外,作为游乐场所的经营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在保证游乐设施安全性的同时,应切实加强对场所秩序的管理,防止安全事故的发生。

  王某(15岁)独自带着弟弟王小某(7岁)前往游泳馆,购票后进入游泳馆开始游泳。不久之后,双手趴在游泳圈上的王小某因游泳圈脱落发生溺水,在溺水八分钟后王某和救生员才发现,将王小某救起,后送往医院抢救。经鉴定,王小某因本次事故造成一级伤残,本次损伤后护理依赖程度评定为完全护理依赖。

  游泳为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福建省公共游泳场所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12周岁以下或身高未超过1.3米的未成年人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方可进入公共游泳场所游泳。受害人由其哥哥经过购票程序带入游泳馆,王某身高虽已满1.4米,但二人均为未成年人,游泳馆在允许其进入游泳池后,其工作人员包括救生员等在履行相关职责时理应对二人予以更高的注意义务,但游泳馆未尽该方面职责。游泳馆在经营过程中应尽到更为严格的审慎管理义务,而且溺水危险的发生对游泳者生命的威胁往往是瞬间迫近,救生员对于游泳者出现危险的专业判断水平理应高于普通人。本案中游泳馆的救生员未能及时发现,甚至在之后长达八分钟的溺水时间内都未发现险情,使得王小某错过最佳的急救机会,游泳馆的经营者作为公共场所管理者,显然未尽到充分的安全保障义务。与此同时,本案王某和王小某均系未成年人,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对子女负有抚养、教育等监护职责,但其明知两个孩子自行到游泳场所游泳,却未能陪同前往,在平常家庭教育也未对孩子进行约束和安全教育,导致哥哥王某在进入泳池后对年龄幼小、不会游泳的弟弟未尽全程陪护和照顾义务,一定程度上导致本案事故的发生,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对发生溺水的损害后果亦负有过错。

  未成年人不得到水库、池塘、水井等危险的地方玩耍或游泳,到游泳池也必须有家长的陪同,不得单独游泳。作为游泳池等公共场所的管理者,不能唯利是图,存有侥幸心理,应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要求,积极采取各种必要措施,充分保障未成年人的安全和健康,防范未成年人受到危险的侵害。而家长作为孩子的第一保护人,更应该在日常生活中对孩子做好安全方面的教育和提醒,切实履行好保护孩子的监护责任。

  罗某、王某、李某三人(均系在校初中学生)于暑假期间相约午饭后至某镇电站的水库游泳,并邀请刘某(小学五年级学生)同去。罗某驾驶其父亲的摩托车载着王某、李某、刘某到达电站水库。在嬉水过程中,刘某滑倒遇险,溺水身亡。

  本起事故发生在暑假,涉事四人均为未成年人,不懂水性、不会游泳,无驾驶资格的未成年罗某还骑父亲的摩托车超载三人前往电站水库。四名孩子的危险行为最终酿成了悲剧。本案中孩子固然有错,但父母疏于监管的责任更大,平时缺乏对孩子进行日常危险事项的安全教育,放纵孩子从事危险行为,最终都付出沉重的代价。

  盛夏时节,溺水进入高发季节。每年暑期都会有媒体报道学生溺水事故,令人无比痛心。为了避免该类事故的发生,家长们千万记住要多给孩子灌输安全知识,教育孩子不要私自下水游泳,不要擅自与他人结伴游泳,不要在无家长或老师陪同的情况下游泳,不要盲目徒手救助溺水者。家长陪同孩子游泳时,一定不能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暑假期间,孩子已脱离学校的监管,家长应全面负起监护人的职责,教育孩子远离危险,保护孩子安全度过假期。

  暑假的一个晚上,小清(15周岁)、小杰(13周岁)、小佳(14周岁)相约在父母休息后,偷拿家里的酒,私自驾驶家人的无牌摩托车到野外游玩。在县郊饮酒至凌晨3时后,三人驾驶摩托车返回县城途中,因醉酒后操作不当翻车,造成小清死亡、小杰和小佳受伤的严重后果。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有关规定,严禁无证驾驶、醉酒驾驶。本案中,未成年人大量饮酒后,无证驾驶、醉酒驾驶,均属违法行为。事故发生在暑假期间,小清、小杰、小佳均系未成年人,其父母们作为法定监护人,未切实履行好监护人责任,未认真做好孩子的安全监护与教育,特别是没有加强节假日期间对孩子结伴外出游玩的管理。涉案的三位未成年人交通安全意识淡薄,事故发生前曾出现过无证驾驶机动车辆的行为,父母发现后放任且疏于管教,未及时制止,未做好未成年子女的交通安全行为教育,一定程度上导致本案事故的发生,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对本案事故的发生亦负有过错。

  近年来,未成年人醉酒驾驶摩托车的案例屡有发生,未成年人大量饮酒不利于其健康成长,而醉酒驾驶机动车更是容易造成严重的法律后果,伤害自己的同时也伤害了他人,应引起父母的高度重视。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承担着对孩子监护照管的职责。在日常生活中应重视孩子的安全教育,提高孩子危险防范意识,尤其在节假日期间,更应切实履行好保护孩子的责任,切忌满足未成年人的不合理甚至非法要求,对孩子实施的危险行为要坚持说不,过度的放纵终将害了孩子,毁了整个家庭。

  林某系某小学教师,利用开设数学辅导班的机会,多次以挠痒痒或纠正坐姿的方式寻机抚摸11岁小花(化名)的胸部和阴部。后小花将此事告诉母亲,母亲找到林某理论,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规定,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应依法从严惩处。林某作为人民教师,对案件中的被害人负有教育、保护的特殊职责,但其竟背弃师德,利用教师身份多次实施猥亵行为,严重侵害学生身心健康,社会影响恶劣,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最终,林某被判决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禁止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三年内从事教育及相关工作。

  暑假期间,家长们出于强化学习、培养兴趣或委托监管等目的,往往送孩子去上各类的培训班。然而由于鱼目混珠,这些本该给学生带去知识和乐趣的地方反而容易引发纠纷或给学生造成伤害。家长们在给孩子选择培训机构时要注意查看该培训机构是否有经教育部门审批的许可证照,是否有办理工商营业执照,要与培训机构签订合同,明确权利义务。但这些并不能保证教学水平、师资力量等,因此在培训过程中要经常与孩子沟通交流,及时掌握孩子的情况,避免发生上述案例中的事件。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培训机构应加强对教职工职业道德和操守的监管,同时也提醒广大家长和学校应当重视对未成年人的性安全防范教育。

  李某(男,17岁)通过QQ搜寻“附近的人”功能,找到王某(女,13岁),并在QQ上将其约至某KTV包厢。李某以玩“大冒险”赢了就可以亲吻或者抚摸对方为借口,亲吻对方还要求抚摸对方私处,王某拒绝并离开。李某以让王某成为“网红”为威胁,将王某带回KTV,强行脱下王某的内裤对其实施猥亵。

  法律保护每位公民的性自主权,任何人不得违背他人意志实施性侵行为。李某采用欺骗、威胁等方法强行亲吻、抚摸王某,实施猥亵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考虑李某犯罪时系在校未成年人,系初犯偶犯,有较好的悔罪表现,对王某进行了赔偿并取得谅解,亦有家庭和学校支持其在缓刑期间接受专业教育,当地司法局亦同意将其纳入社区矫正,最终李某被判决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六个月。此外,还判决李某应在缓刑考验期内继续参加学习,完成学校教育。

  当今社会,互联网被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未成年人接触网络的机会也越来越多,特别是暑假期间,未成年人使用网络的频率明显上升。QQ、微信等逐渐成为交友的一种新型模式,但这些社交软件在为大家提供方便的同时,也往往被人利用成为作案工具。其中网友见面,继而发生性侵、抢劫、杀人等恶性犯罪事件屡屡被曝光。惨痛的教训警醒大家,特别是广大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在虚拟的网络中不要轻易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要草率地相约见面。家长、学校、司法机关等职能部门应加大对未成年人的法治宣传教育,提升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和辨别是非能力,避免类似悲剧重演。加强未成年人网络安全保护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社会各界都应为防止未成年人遭受网络伤害而努力,共同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营造网络净土。

  叶某甲(16岁,在校学生)与社会闲散人员交友,社会闲散人员询问叶某甲是否有朋友需要毒品,若有需求可以找其购买,并可以获得好处费。后叶某乙(15岁,在校学生)因朋友要吸毒请求叶某甲帮忙购买毒品,两人通过QQ联系商定毒品交易地点、价格、数量。双方先后三次合计以800元价格交易共计约1克甲基苯丙胺。

  本案是一起未成年在校学生之间通过互联网联系后贩卖毒品案件。叶某甲明知是毒品甲基苯丙胺仍多次予以贩卖,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叶某甲向在校未成年学生贩卖毒品,应从重处罚;叶某甲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最终,叶某甲被判决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随着信息网络的普及,网络毒品犯罪呈快速蔓延之势,利用网络向未成年人贩卖毒品更加具有社会危害性。吸毒贩毒易滋生卖淫、盗窃、抢劫等其他犯罪行为,涉毒人员也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当前,毒品犯罪已由社会进入校园、进入未成年人生活领域,要引起各界高度重视。未成年人要正确交友,特别是暑假期间避免与不良社会闲散人员交往;要深刻认识毒品的危害性,避免被他人引诱沾染恶习。家长要认真履行监护责任,帮助子女禁绝接触毒品的可能性;要经常与子女沟通,及时了解子女生活、学习、交友情况,避免孩子走上犯罪道路。

诸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