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从东莞走向全国K12品牌星火教育的错位打法

2020-03-16 18:32    作者:AG体育

  在广东省,作为区域型K12品牌,星火教育(目前已升级为晓教育)已经在30多城市设立200多所分校区。

  星火教育这几年一直低调前行,用“大后台、强前台”思路,星火教育规模不断扩大,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从东莞走到全国,星火教育背后发展逻辑是怎样的?为此,多知网采访到星火教育董事长吴朱宝。

  2003年,在广东省茂名,吴朱宝决定成立“星火学习交流会”。当年,吴朱宝高考中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希望通过交流会帮助师弟师妹在学习少走弯路,同时,他清楚明白,从清华北大等名校毕业的大学生是非常好的教师资源。

  2009年9月,吴朱宝同其他两位创始人,集结了这批大学生、以及当地的优秀老师开始做一对一辅导,租下东莞中学旁一栋旧楼,设立了第一处教学点。

  此时,东莞的教辅行业虽然大班课模式普遍,但分布零散。 “星火” 的一对一辅导填补了行业的需求空缺。

  这一年,从几间教室到多个教学点, 星火教育正在增量市场中稳步发展,而北京也传来了新的消息。

  2010年,在新东方上市的四年之后,K12领域,好未来在纽交所成功上市。 “当时让我们看到,原来这条赛道可以走到上市,可以发展到更大规模。”这让当时的吴朱宝颇为激动,这一年里,吴朱宝多次北上,向同行学习。

  当时,在一对一领域,行业视学大教育为“标杆”。而对于星火教育,一对一虽是起家的模式,但还有更长远的发展需要探索。

  在北京海淀区,吴朱宝游走在教培机构聚集的街道上,考察各个机构的校区,边看边思考。“有时候去一些机构看了以后,坐在教学点附近或者电梯里,一思考就是几个小时”吴朱宝回忆道。

  “最开始并不能看懂(学而思的模式),只是能够看到外在的部分。虽说南方服务业一直比较发达,在教培行业,校区的装修、工作人员的气质、服务水平并不比北京差。”吴朱宝坦言,“但是北京教育机构对于教师人才的选拔标准让我感到很惊讶,很多都是以985、211学校毕业为基本标准。”

  直到看懂了“标准化”,看懂了可复制的教学教研体系,吴朱宝开始着手走向星火教育的异地扩张道路。

  除了北上求学,2010年前后,吴朱宝去到多个省市去了解当地的教育龙头企业,并开始着手打造属于星火教育的“大后台”。

  据吴朱宝介绍,“星火的大后台提供完整的产品体系,对老师进行系统的培训,对分公司总经理、校长也有一个标准;在前方会根据每个城市的特点、每个城市学生的特点,挑选合适的人才。”

  2011年,星火教育开始走出东莞;两年后,星火教育在江苏省无锡成立了第一家省外分校。

  在“大后台”教学教研标准化的设计上,吴朱宝认为,好内容的标准第一是有趣;第二,是分层,是针对不同阶段不同层次的学生来提供不同内容的);第三,是基于大数据的,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教案和课程,因材施教。

  2016年,星火教育更名为“晓教育”,吴朱宝梳理出了四条教育产品线——星火教育、晓培优、晓直播、和晓双师,以事业部的形式运营。

  星火开始做一对一,结合了同行的一对一经验,将教学点一对一学习空间独立出来,此外,在用户体验上进行多轮的打磨,从咨询到课中、课后、学情分析等整个服务流程,到每个一对一教室的设计,都进行了细化。“我要做到极致。”吴朱宝说。

  星火教育从单纯的一对一模式演变为一对一、十人课堂、双师课堂等多种模式并存。从学而思身上,吴朱宝也学习到了,从500人到10万人裂变式增长的业务逻辑——持续增长,一方面是保证口碑,另一方面,是保证教师的成长空间。

  在品牌升级之后,吴朱宝将原有的“星火教育”作为主打的教学品牌,包含一对一、小班课。同时,还延伸出其他三个事业部。根据分层教学的逻辑,推出“晓培优”;在远程教学上,还有“晓直播”与“晓双师”。

  对于在城市的选择上,晓教育的策略是“错位打法”。在广州之外,晓教育错开了北京与上海,去到“竞争没那么激烈”的二三线城市。

  吴朱宝说,用“星火+晓培优”进入到省会一类城市,通过“晓直播”下沉到二线城市,由于三四五线城市的学习习惯并没有养成,便通过“晓双师”进行覆盖。

  对于线上教育,吴朱宝认为“对我们整个教育行业来说,线%。而且线上教育这种场景,是不太适合K12。K12的学生一般是6岁到18岁,这部分学生最大特点是自制的能力和主动学习还是比较弱,他还是希望在一个特定环境,特殊的氛围里学习。”

  但目前,吴朱宝认为“直播代表着未来,我觉得时机已经到了。”据了解,目前,晓直播的寒假续报率可以达到80%。

  据吴朱宝透露,目前,晓教育的学员量已经达到20万。而直到现在,吴朱宝依旧保持每年北上、去到各地学习的习惯,晓教育的全国扩张之路也在继续。(多知网 黎珊)

AG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