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体育

入行十一年我渐渐明白什么是高效的语文培优课

2020-05-21 19:55    作者:AG体育

  这是一个讲求效率的年代。无论校内教学,还是校外培优,都在理所当然的讨论着有关高效课堂的问题。进入语文培优界第十一个年头,我才渐渐明白

  刚入行的时候,我和许多年轻的语文培优老师一样,执着于对数量的迷信。盲目认为,多就是好,把讲评题目的数量作为一节课的最高追求。

  首先,题量不等于知识量。题目,只是学科知识的试题化呈现。许多题目看似不同,题型不一,但它们背后的学科知识可能是重叠的,相通的。就语文学科来说,综合性学习的本质不过是小作文,完全可以和大作文做归并训练。分开来练,题量大了,但知识量并未扩大,不仅不是高效课堂的表现,反而拉低了课堂效率。

  其次,题量不等于接受量。题量大,意味着有大量课堂时间都用在了刷题上,既加剧了学生的疲劳感,也压缩了课堂讲授与互动时间,不利于学生的接受吸收。

  减少题目数量,不只是减量那么简单。归根结底,它是对语文培优老师学科知识结构的检验。能看透题目背后学科知识的落脚点与交叉点,才能自信而从容地减少题目数量。精选题目的过程,也是课堂教学重点形成的过程,小而美,少而精,这样才不至于走马观花。一哄而上,万题齐发,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来得容易去得快。

  尽管题量小了,重点突出了,但重点都是我作为培优老师单向设定的,是备课时的预设。可培优班上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校际差异很大。

  有的学校,初三之前不让写议论文,写了反而要挨批评;有的学校,基于自己的教学理念,初三之前根本不考材料作文,偏爱命题和半命题作文;有的学校偏重素养积累,有的学校偏重应试训练,前者批阅校考作文时重思想深度,后者批阅校考作文时重审题扣题;有的学校几乎周周有测试,有的学校可能连正规的月考都没有,两类学校的学生对培优教学的应试需求有较大不同。

  为此,我开创了同校班培优模式。这其实也是教学实践倒逼出来的结果。只针对少数几所学校的学生招生,让他们以学校为单位组成一个培优班,这样,就避免了校际差异给培优课堂带来的冲击。

  在同校班培优的教学模式下,课堂教学不再是我单向设定的,我会主动结合各个学校的教学进度、教学特点来组织课堂教学:我教的方法论是共通的,但反映到具体教学内容上,不一定非得用我准备的题目,所以,各个学校的同校班在教学内容上会有大概20%左右的差异度,主要是用来配合各个学校的教学内容和考试内容。

  由于同校班关注到了不同学校的具体差异,所以,在教学中更容易引发学生们的共鸣。这种共鸣感最大程度打通了课内课外教学,让课内课外不再各自为政,反而互为补充。

  教了十年语文培优,完全专注于初二初三领域,应该说,教学积累是有了一些的,难免也就有了一定的教学野心——总想着把最新得到的教研成果转化到眼下的课堂里,总想着要让本届学生高出上届同期水平——反而一定程度忽略了从深层次开发学生学习动力的问题。

  谁都知道,学习是件很苦的事。如果不能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即便重点再突出,即便与校内教学配合得再好,也无法改变学习痛苦的事实。

  当老师当到一定阶段,就必须学会克服自己的教学野心。或许,在许多人看来,学科的趣味化呈现是一件消耗极大,又看似肤浅的事。但如果我们静下心来想想,教学的主体是谁,教学的成效最终要靠谁来体现,我们就不难看出趣味教学的重要性。当然,教学的趣味化又必须以教学的专业化为前提,玩游戏、攒积分是趣味化教学的最肤浅代表。趣味化与专业化,是一对互为依存又相互矛盾的教学关系,值得认真研究。

  总之,高效课堂,从来不是拼速度,擂题量,好比吃饭,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消化不良,更何况成把乱抓的食物未必个个可口有营养。高效课堂追求的,应该是有重点、有共鸣、有趣味的教学,三者的共同点,在于聚焦学生的真正需要,且层层深入,直到彻底激发和调动起学生的学习欲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G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