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计划

作为一个8年教龄的老师来说说武汉语培机构的水

2020-06-07 20:39    作者:诸葛计划

  作者“7628102”是家长一百会员,有超过8年的武汉语培工作经历。写这篇帖子,只是想记录一些行业中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帮助们家长们更理性地去选择和看待培训机构(不仅仅是留学语培机构)。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08年我在华师英语专业读大三,实习期在中南某上市语培机构当英语助教,本科毕业后去英国爱丁堡大学读的英语教育学硕士,毕业回国后正式成为了一名主课老师。我兜兜转转至今已经呆过4家留学语培机构,全部都在武汉,每一家机构都超过2年。这些机构中有大家耳熟能详的上市教育机构,也有一些刚刚起步的行业新贵。

  凭我个人之力,可能无法改变行业固有之风气,但希望多多少少能帮助家长们更理性地去选择和看待培训机构,也许只有家长擦亮双眼了,去选择更靠谱的机构,那些弄虚作假的机构失去竞争力,最后也就被市场慢慢淘汰了。

  首先来谈谈很多家长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我的孩子想出国,需要一个语言成绩,到底有没有必要去报班?

  我想说的是大部分孩子都有必要,以托福、雅思举例,这些考试都偏技巧性,除了考验学生的英语基础以外,还需要一些答题技巧。

  这些技巧在我们日常的英语课上是学不到的,而且中国学生普遍口语、写作较差,是因为我们从小学到大学所有的英语考试,都很少涉及这两个块,口语没有考核,写作分数占比小,缺乏逻辑思维的训练。

  就我手上的学生来看,雅思7分(7分可以申请到大多数名校了)是一个分水岭,7分以下,通过短期的上课、刷题大多数学生付出一定的努力都可以达到;7分以上的,大多数本身就是英语专业的学生,或者从小就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才有可能通过上课考到7分,希望家长们对自己孩子能有一个理性的定位。

  那么,为什么现在机构动不动就是雅思7分保分班,7.5分保分班呢(保分班就是保证孩子学完后考到相应分数,考不到一直免费培训)?机构何来的自信去保分?甚至在缴费的时候还签保分协议,这个我在后面会讲到。

  标化考试成绩作为留学的“敲门砖”,大多数孩子想出国又必须去找一个培训机构(我不是在打广告,只有极少数英语专业学生可以通过自学或者裸考考到想要的分数)。面对这种现实,我想说很多家长内心是很无奈的,动辄上万的培训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如果孩子考不出分数,浪费的可能不只是培训费用,还有自己的时间。

  留学行业工作这么多年,老实说基本上所有的机构都会夸大,搞噱头。但是不管怎么夸大,如果最后能兑现80%,那学生应该就感觉很幸福了,就可以说是遇到相当靠谱的老师了。我再说一句,所有机构都不是做慈善,都是为了赚钱的,天天把教育情怀、梦想挂嘴边的机构,既坑内部老师,又坑学生。

  现在很多动辄教龄几年几年的老师,也许只是刚刚毕业,其实这是很多留学机构的一个硬伤——老师流动性太大。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呢?容我慢慢道来...

  先谈谈这个行业老师的收入问题,收入其实跟课时费挂钩的,目前武汉语培机构整体的平均课时费,以托福雅思1v1 vip课程为例应该是500元每小时;大机构的有一定资历的名师或许会更贵,GRE、GMAT、SAT的课程,会在这个基础上更贵一点,家长们可以参考一下。这500元落到代课老师身上的课时费就是100元每小时,所以对于一个刚入职的新人老师,在课程比较多的时候,一个月收入过万是没有问题的。

  语培机构的老师也算是高薪职业,对于刚毕业的应届生来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但是就我自己而言,如果真的想用心负责地去带学生,光靠上课的时间远远不够,还要批改作业,微信上随时答疑,刚入职的时候每天白天上8小时的课,下班回家后常常备课到晚上十几点,说不辛苦也是假的。

  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仅限于对自己有高要求的老师,也有狠老师是只管上课的,至于学生的作业有没有完成,今天课程的内容有没有消化是根本不管的,那上课的效果可想而知。为什么这个语培行业虽然收入不错,但是留不住人呢?我个人觉得这个职业是没有前景的,想提高收入只能靠不断增加课时,而且没有节假日,别人休息的时候可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也许为了工作渐渐和朋友都疏远了,因为他们放假聚会的时候我在给学生上课,而我调休的时候,他们又都去上班了。 我身边好多同事做了1年多就离职了,有的去了公立学校当老师,有的自己出去开工作室,有的换个职业平时在家上上网课...所以有时候想想还是蛮佩服自己的。 离职的老师多,比较优秀的老师自己出去单干,所以机构是留不住好老师的,只能不断去包装刚入职的新老师,建议家长们在挑选老师的时候多注意注意老师的资历,动不动几年教龄的老师看看他的身份证就露馅了。

  前面说到了机构虚构老师教龄的问题,其实过度包装不只是老师教龄,还有留学经历、国外名企任职、各种证书、带出多少高分学员,所以家长们只要看看就好了,不要全信。现在打开各个机构的宣传单,哪个老师不是大牛,你这样宣传,我不宣传的比你还高大上还怎么招生。

  机构销售原则就是,一切口头的承诺,都可以是“说大话”。还会故意说,我这个班学生马上就要满了,提前交定金享受优惠等等,其实销售越跟你这么说,越是想推动你尽快交钱。

  如果班里学生真的招满了,不用怕,会找各种理由加人进去的。如果实在不行也会说这一期的学生太多,盛情难却,我们计划多开一个班,反正多多益善!销售开空头支票是因为签单量直接和她的工资挂钩,只是有时候会苦了我们代课的老师,有时候她们夸下的海口却需要我们老师来买单,也是非常头疼。

  家长在报名的前一刻,销售会跟你说得非常好,什么排课自由、补课方便、教研主管授课、没有额外收费、1年学成等等等等那些家长最关心最在乎的重点,都会在要买单的那一刻统统的一股脑地承诺下来。

  但是不管机构里面老师经验如何,教得如何,所有的老师都是平均排课的(每个老师每周课时量差不多),因为机构都缺老师,老师都是超负荷在工作的,你上课上得再牛,一周也只有7天不是吗?如果每个学生都是教研主管上课,那主管一天不吃不喝不睡觉也上不完。

  你会问,如果入学后跟当初承诺的有出入怎么办?呵呵,售后人员会告诉您,好好看看合同吧,好好看看合同吧,我们都是按规则走的。您想退费,对不起,我们合同上写得好好的,过了试听期不允许退费,但是我想说很多问题在一两节试听课上面是发现不了的。

  而且,我前面说了,机构老师流动性大,所以常常会遇到中途换老师的情况,至于新换的老师水平如何,那只能听天由命了。机构不退费只允许转课给别人,放弃吧,你都不要的课谁会傻地给你买单,真要能买单的,销售也不用再做了,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在这里提醒家长们,合同上基本不会标注顾问的口头承诺。如果在您签单的时候,顾问口头承诺非常有必要让其变成文字化的协议、或者填写在合同的附加条款中;签单时,合同的内容需要逐一看清,有疑问当场问清楚才签约缴费,遇到合同陷阱一定要拒绝交款。

  顺便偷偷说一下,碰到特别难缠的家长和学生,机构也会选择偷偷退费息事宁人的,毕竟还要打开门做生意,不能因小失大,但是明面上是不会在机构说的,不然今天这个退费明天那个退费,机构也不用开下去了。

  跟家长们说说市面上现在各大机构流行的“保分班”。何为“保分班”?就是机构承诺报班后考不到相应成绩一直免费培训或者退费,说实在话,保分班完全就是机构恶性竞争的产物。

  家长们不要被这个免费培训所误导,免费培训基本就是把你之前上过的课再上一遍。以托福为例,报的托福保分班课,重读的还是大班,而且还得看他们后期有没有设置班课才可以,也不是你想什么时候重读就可以什么时候重读的。

  第一,继续培训的时间不自由,对于很多学生而言,除了准备语言成绩之外,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准备,时间上可能有冲突,自己放弃继续培训。

  第二,所谓的免费培训,就是把你丢到下一期的大班里再听一遍,对于机构而言是零成本的。第一次学不好,再听一次课就能学好了?!老师把原来的课程重新讲一次,你就能醍醐灌顶,瞬间100+了?可能性不大。保分班只是很多成绩较差的学生的救命稻草,机构就是利用了家长的这个心理,他们单纯地相信,只要我报了这个班,一定就能保到XX分。说好听的,保分班是给人心理安慰;说难听一点,保分班和减肥小广告号称的“不瘦就退款”的协议没有什么差别。很多对考试不太了解的家长,以为去报了一个保分班就万事大吉了。

  说真的,所谓的保分班的教学质量比起某上市机构动辄50人的大班课还糟糕。对于有些承诺考不到分数就退费的机构而言,你可能会想,要是我的孩子考不到分数,机构不就赚不到钱了吗?

  我想说,机构早就把这个考虑进去了,其实就是个概率游戏,他们可以通过降低课程的成本去赢利,说白了,一个班总有那么几个学生能考到分数,有自身基础和用心学习的因素在,但这个比例很小很小。

  还有的家长可能会说,现在很多机构不是都有试听课吗?我带着孩子去听听,如果觉得满意我就报,关于试听课其实也有很多猫腻。

  一般有试听课的教育机构(尤其是保分的教育机构),在你去听试听课的时候。你会发现试听课的老师水平高超,让你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学渣翻身,从此常青藤了!有这样的老师,考个托福100+不就是易如反掌?再给你看看几个高分学员案例,一冲动,你就刷掉几W大洋,开始学习托福了!然后,你会面临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试听课和实际上课的老师是两个人。然后你去找售后,他们就会告诉你“哎呀,这个老师的时间排满了,现在给你安排的这个老师也很不错啊”,你就会发现这个老师教得一塌糊涂,然后陷入“无法退款又浪费时间”的困境中。第二种情况,他们没有给你换老师。你会发现平时的课远远不如试听课。原因很简单,所有的试听课都是的营销手段,经过精心设计而成的,而非实际的教学示范。上面我说的,只是针对部分不良机构,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不存在任何的夸大。关于保分班还有一个筛选机制的问题,下次再谈谈。

诸葛计划